智能种菜机-卒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智能种菜机-卒子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资讯
“奇葩共享”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 日期:2017-10-23 / 来源:卒子科技 / 浏览次数:540


共享经济仿佛在一夜之间火遍全国,如果你在与朋友的闲谈中连共享经济都不知道的话,证明你已经out啦!针对如火如荼的共享经济崛起,有砖家就指出说:“共享经济其实更适合于一些购买成本高、耐磨损的商品,凡是消费者剩余较小的共享经济是难以持久的。这值得奇葩共享项目警醒。”


据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当共享单车还在思考盈利模式的时候,共享经济已经遍地开花。在安徽省合肥市,智能共享液化气瓶已经开始推广应用。用户可扫描阀门上的二维码进行各种业务。那以此推断,我以后是不是就可以预约充气、检测、换气瓶等业务,从此,液化气罐就实现了智能共享。厉害了,Word液化气~




自从“滴滴”、共享单车受到资本热捧、市民欢迎之后,各种披着“共享经济”外衣的项目层出不穷,如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共享健身仓、共享空调等,不一而足。一些打着“共享”名号的项目,要么名不副实,要么有着其他目的。比如此前报道的共享马扎,单个马扎的成本不超过10元,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让用户扫描二维码,以促进推广,被市民戏称为“奇葩共享”。


这些泛滥的“奇葩共享”让“共享经济”变了味。什么才是真正的“共享经济”?被玩坏的“共享”边界在哪里?小编认为,可以从边际成本和消费者剩余来确定“共享经济”的边界:边际成本趋零的物品适合共享经济,易消耗品之类的并不适用于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的概念其实诞生得很早,1978年由美国得克萨斯州立大学社会学教授马科斯·费尔逊和伊利诺伊大学社会学教授琼·斯潘思提出。一般是指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基于陌生人且存在物品使用权暂时转移的一种新的经济模式。其主要特点是,包括一个由第三方创建的、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市场平台。这个第三方可以是商业机构、组织或者政府。个体借助这些平台,交换闲置物品,分享自己的知识、经验,或者向企业、某个创新项目筹集资金。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整合线下的闲散物品或服务。供给方来通过在特定时间内让渡物品的使用权或提供服务,来获得一定的金钱回报;需求方不直接拥有物品的所有权,而是通过租、借等共享的方式使用物品。




并不是说所有符合平台公司、供需双方等三方组合而成的市场行为都是共享经济。有的更多是短时租赁。小编认为,真正适合共享经济的可以从两个维度来进行判断:


一是边际成本趋零的商品或服务。在经济学和金融学中,边际成本指的是每一单位新增生产的产品(或者购买的产品)带来的总成本的增量。例如长途顺风车、共享住宿,只不过把多余的车位或暂时多余的房间拿出来与他人共享,单次成本趋零。而边际成本较高的商品或服务更多是基于网络平台的新型租赁,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


二是消费者剩余的角度。消费者剩余是指消费者消费一定数量的某种商品愿意支付的最高价格与这些商品的实际市场价格之间的差额。这是马歇尔从边际效用价值论演绎出的消费者剩余的概念。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有商业模式能否真正成功,取决于消费者剩余的大小。例如消费者打出租车要花费数百元或上千元的费用,而滴滴长途顺风车只需要100多元,这体现的就是消费者剩余。

类似于共享雨伞、共享马扎、共享充电器等,这些易消耗品的购买成本较低,使用频率高,能给消费者带来的剩余较少,很难形成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一般而言,共享经济更适合于一些购买成本高、耐磨损的商品,凡是消费者剩余较小的共享经济是难以持久的。这值得“奇葩共享”项目警醒。



当然,共享经济的边界更应该交由市场来检验,而不能由政府监管部门来界定。虽然共享充电器等“奇葩共享”项目会造成一定的社会资源浪费(如公司最终亏损倒闭),但政府要允许市场“试错”。“试错”所导致的资源浪费是市场经济必须付出的代价,远比行政管制的“父爱主义”更具经济效率及社会福利。因而,政府监管部门只要维护好公共利益、惩戒其中的欺诈等违法行为,避免“奇葩共享”对消费者、第三方等公共利益的侵害以及违法行为,而不必对符合市场法治精神的“奇葩共享”项目进行限制。



再来说说“奇葩共享”中存在的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共享小马扎、共享雨伞真的就是个好生意,真的就能搭上“共享经济”的快车吗?


在小编看来,它们就是披着共享外衣、蹭着共享热点的地推广告,像共享雨伞就是一种销售形态而已。


一来公司能在上面印个二维码推广一些项目或企业形象;


二来能获得不少用户信息,当你扫码进去之后,厂家得到了你的手机号码;


三来幸运的话,还能像共享雨伞一样,让用户用19元押金买一把雨伞,几天时间卖3万把,而且不需要任何人工费用或者是给中间商的差价。


连这两个创业项目的创始人自己都承认了:这些行为就是公司项目的前期推广。


毫无疑问,他们已经脱离了“共享经济”的范围了。


4、所谓的“共享经济”,一开始是在用移动互联网搭建一个平台,然后让那些闲置的社会资源让更多人去共享。


就像Uber、Airbnb,把大家平时闲置的汽车拿出来进行租赁或者载客;不住的房屋或沙发也可以出租给有需要的人。


也就是说,它是C2C的,让资源拥有方和需求方互相共享,对用户来说更强调使用权,而不是所有权。


后来,在中国共享单车崛起,有人质疑单车是摩拜、ofo自己生产的,属于B2C的重资产模式,而不是共享模式,这点我们不去追究,至少这些模式在未来是有机会作为一门生意去盈利的。


但不管是哪种,如果像共享马扎、共享雨伞很多都被顺手牵羊带走了,沦为私有品,那还谈什么共享经济呢?


第二个问题:这些共享模式,表面上是做公益,实际上反而是在占用和浪费公共资源。并且,它们会不会造成一定的社会安全隐患?


像共享小马扎、共享雨伞、共享健身房、共享篮球的柜子等等,无需申请,就能随意往公共场所一放,是谁允许了吗?不需要经过有关许可吗?


而像共享睡眠舱这种,材料可燃存在消防隐患、不需要身份登记,这让那些正规的酒店情何以堪啊?酒店行业要经过层层监管,而以共享名义弄的睡眠舱就可以弯道超车了吗?


另外,大家是否想过,这些创业公司到底靠不靠谱?基本每一样共享的东西都要交付押金,万一哪天它倒闭了、跑路了,押金要怎么退呢?


第三个问题也需要我们去深思:我们做企业的,到底应该以怎样的一种态度去面对每一次的机会和风口?


很多时候,我们会遇到像共享经济、社交电商、直播等风口机会,也会面对同行的疯狂敛财、拉投资人的钱各种诱惑。


很多人禁不住诱惑,就调转方向跟着去了,但风险同样是巨大的,当潮水褪去,谁在裸泳一清二楚。


真正能活下来的,一定要真正理解了共享的实质,而且需要有丰富的行业经验、资本靠山以及优秀的团队。当然能不能做出来,移动互联网有强大的头部效应,你需要有不错的运气。


对于普通的企业来说,懂得克制,才是一个企业成功的开始。我想,我们更要思考的是:


如何提升自己的线下核心竞争力从而无惧互联网冲击;如何坚持住自己的经营理念,让产品始终以用户的价值体验为中心。我相信,时代一定会犒赏这样的企业。


说了那么多,大家对现在火热的“共享模式”、各种奇葩的“共享产品”是怎么看的呢?欢迎在留言处跟小编分享一下。



请输入标题

我是分割线


优鲜共享就是一个从都市农业领域中脱颖而出的新型互联网共享平台,它的出现解决了人们在城市里吃菜安全的问题,相信大多数城里人都有过这样的烦恼:生活总是不够美好,吃的菜总是不够健康。



在农药,重金属、抗生素、雾霾沉积横行的当下,如何获取健康安全的高品质蔬菜?为此,不少人选择在阳台种植蔬菜。但是种菜毕竟是个技术活,防病虫、施肥、光照、浇水令人繁琐不已,同时土壤是否被污染过也很难辨别。

面对这些难题,卒子科技研发出了植物工厂智能种菜机,能将这些问题迎刃而解,让种菜变得非常简单,让消费者吃上安全、健康的绿色无公害高品质蔬菜。

卒子520计划


卒子科技CEO董沛有一个“520”计划,却与情人节无关,与浪漫无关。


“从今年开始算,卒子科技希望用5年的时间,让20%的国人吃上没有农药、重金属、激素和抗生素的蔬菜。”




通过物联网、自动控制技术及LED光照体系,这些设备自动提供植物生长所需的水分、营养和光照条件,最终种植出不需使用农药化肥的安全、绿色植物。据董沛介绍,每500g蔬菜的栽培成本可控制在5元以内。




目前,卒子科技已经在上海、北京西安、成都等地签约13位社区合伙人,C端用户约为3000人,去年申请了123项专利。


卒子的菜,采用水培+营养液的种植方法。由于没有土壤,所以无病虫害,无农残留,无重金属污染。营养液的成分是水和植物正常生长所需要的矿物质元素,并且通过了SGS(全球权威检测认证服务机构)的安全检测,所以无激素,无抗生素。加上LED植物灯(模拟太阳光)的定时光照,促进植物的光合作用,不用看天吃饭。所以,卒子的菜,安全健康、产量稳定、绿色无公害。


(卒子部分专利与检测报告墙)




值得一提的是,卒子研发了一款叫做优鲜共享的APP,它是一款提供家庭用菜的一站式服务平台!用户通过优鲜共享可以实现家庭种菜的各种需求,选菜、配菜、种菜、采摘等所有的环节都可以在优鲜共享上完成。



卒子科技APP优鲜共享已经上线,欢迎下载使用~



号外号外!优鲜共享面向全国123线城市招募社区合伙人!

期待大家的加入!


上一条:中国的农业到底死于谁的手里?

下一条:洗清“植物杀手”之名,ZUZI智能花盆2.0轻体验